930——藏器待时

2020-09-11

  原稿:隼丨卿负

  整理:史官团-风飞雨落、史官团-王镌宝

  历史:2018.10.29~2020.09.08(待续)

 

一、同盟简介

  【隼盟】,源于930区藏器待时。隼者,勇猛刚毅,常逆风猎食,故以之命名。现值【隼盟】第八赛季,人皆义气之辈,结伴征战率土日久。

  为君率土执长剑,一朝振翅击九天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隼之众士,百年风骨!

 

二、代表人物

  • 隼丨松香子:前盟主,隼创始人。
  • 隼丨卿负:现管理。
  • 玄丨兰楠:现管理,善析局势,一叶落而知秋,常于细微之处识得局势走向。
  • 结城明日奈:即隼丨莉莉安,同盟交际花、吉祥物,二次元选手。
  • 繁花丨七与之:指挥官,自称老司机。
  • 紫云王:真肝帝,同盟得力指挥官。
  • 菊花团长:尽职尽责,花团团长,常有大将之风。
  • 陌丨夏至:陌武团前团长。
  • 陌丨你多捞啊:陌武团现团长。
  • 糖宝之都:沉默高战。

 

三、团队构成

  • 隼一团:团长结城明日奈,即隼丨莉莉安
  • 隼二团:团长隼丨卿负
  • 陌武团:团长陌丨夏至陌丨你多捞啊
  • 玄  团:团长玄丨兰楠
  • 繁花团:团长繁花丨七与之
  • 花  团:团长菊花

 

四、外交理念

  志同道合,光明磊落者,方与之亲;奸狡诡谲,口蜜腹剑者,莫与之近。

 

五、赛季历史

  【一赛季930区】(2018.10.29~2019.01.06)

  930开区,隼丨松香子率50余人征战。当是时,隼丨松香子领精兵20余往益州,建【隼丨六合止戈】;隼丨卿负领十八罗汉入凉州,建【隼丨九州来朝】;隼丨青瓷率江东子弟20余征扬州,并【隼丨八拜之交】。

  因人多势大,全区忌惮,遂遭围攻。【隼丨九州来朝】与【危崖困军】战于凉,隼丨卿负误信【危崖困军】,被其于月黑风高之夜斩于苦寒之地。正值攻城奖励发放,而凉州全盟无处可归。于是益州部【隼丨六合止戈】当即破阳平入凉,接收凉州【隼丨九州来朝】成员。之后,【危崖困军】与【龙腾天下】整合,目标直指益州【隼丨六合止戈】,并屯兵阴平、阳平。与此同时,荆州【战丨炸天】破关入益,直取益州永昌,【诸子百家】趁乱入局。

  然【隼丨六合止戈】众人同仇敌忾,万众一心,全盟无一下野。终凭一州之力,逐荆州【战丨炸天】于夫夷,驱【龙腾天下】于阴平,趁此胜势,收凉并,安荆襄,西线遂定。

  另一边,青州【绝伦逸群】破关入徐州,徐州部求援于扬州【隼丨八拜之交】,扬州部当即决定破关入徐救援,荆州【青青子衿】趁机破关入扬,欲夹击扬州。此时【隼丨八拜之交】陷入劣势,徐州不支,被青州【绝伦逸群】收编。青州兵并屯新都,冀州也发兵屯武进,欲大破扬州。

  冀州先发,夜袭武进,被隼丨青瓷抢关,挡冀州于关外,拒青州于荒野,以一州之力挡三盟。此时,荆州【战丨炸天】盟主库奇率众归降,益荆扬遂成一体。而后【隼丨六合止戈】、【隼丨八拜之交】、【战丨炸天】三州勠力同心,一举攻破【绝伦逸群】司隶防线,【隼盟】拱手而取洛阳,并与【绝伦逸群】、【江湖传说】、【龙腾天下】等盟和谐整合,930区战力保存完好,皆大欢喜。

 

  【二赛季S2277区】(2019.01.07~2019.03.21)

  【隼盟】与929区【漢盟】、931区【醉盟】分在S2277区。【隼盟】共组建三盟,隼丨松香子、隼丨秋末冬初(原【绝伦逸群】盟主)领【隼丨六合止戈】落地益州;隼丨卿负、隼丨鬼方赤命带【隼丨八拜之交】屯兵扬州;隼丨库奇(原【战丨炸天】盟主)、隼丨秦人(原【江湖传说】盟主)率【隼丨且试天下】驻守荆州。930区完美整合,929区、931区计共伐【隼盟】。而开区前发生戏剧一幕,931区三割据盟不满征服盟,决与【隼盟】合作,929区一个团也因纠纷投奔【隼丨八拜之交】。

  开区后,【隼丨六合止戈】西线轻取【漢盟】,东线【隼丨八拜之交】顶住了高红满红团领军之【醉盟】。此间不少盟友纷争。库奇与秦人,一赛季甚密,二赛季却因妹子土地问题生事端,几乎将战。隼丨松香子与隼丨卿负从中调解,方才了事。【隼丨八拜之交】因包爽团打城三次不克,隼丨鬼方下野划水之人,其团长不满,以下野人建盟斩首隼丨卿负。隼丨卿负发檄文,稳军心,三盟依旧同心协力。【隼盟】终斩获征服。

 

  【三赛季S3150区】(2019.03.22~2019.06.17)

  3月22日,【隼】与【风盟】、【奕丨定乾坤】、【鹰河扬朔】、【御剑山庄】等同分一区。经两季高强度作战,【隼丨八拜之交】落幽州,意休整时日,【隼丨六合止戈】军冀州,【隼丨且试天下】屯青州,【御剑山庄】徐州,【鹰河扬朔】扬州,【风丨笑傲江湖】荆州,【风丨凭栏听雨】益州,【风丨江山如画】凉州,【奕丨定乾坤】荆州撞【风盟】。

  【隼丨八拜之交】进并州,与【风盟】生怨,于是未能如愿养肝,而又打响【隼盟】第一枪。【隼丨八拜之交】先屯兵并雍关卡郑,凉州【风丨江山如画】想趁【隼丨八拜之交】要塞群未建好之时,先破郑进并州。然【隼丨八拜之交】抢关成功,一路平推【风丨江山如画】。

  益州【风丨凭栏听雨】、荆州【风丨笑傲江湖】二盟打败【奕丨定乾坤】后,及时支援郑与郿县关卡。【隼丨八拜之交】与【风丨凭栏听雨】对峙于郑,【隼丨六合止戈】与【风丨笑傲江湖】对峙于郿县。【隼丨八拜之交】在郑关卡优势,而郿县则是被【风丨笑傲江湖】拿下,【隼丨六合止戈】一度劣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不久,双方四盟战至雍州,【隼丨八拜之交】、【隼丨六合止戈】与【风盟】两大主力血战。而此时【隼丨且试天下】出兵徐州,徐州不战而降。【风盟】渐陷劣势,破关司隶,又堵住关卡。而【奕盟】看【风盟】劣势,欲拿三割据,降于【隼盟】。此举致【风盟】无望征服。最终【隼盟】再获征服,而【风】【隼】开区之约,“胜负未分不入司隶,征服平分”,已然不在。

 

  【四赛季X307、X308区决胜中原】(2019.06.25~2019.09.19)

  6月25日,X307与X308开区,【隼盟】在三赛季整合后保留两盟,隼丨松香子领【隼丨六合止戈】为主盟,隼丨卿负领【隼丨八拜之交】为分盟。

  主盟分在X308区南军,与【龙铭丨天御】分盟、【战狼】为盟军,【执剑】、【魏丨对酒当歌】、【动物管理局】、【軒】分盟分北军。【隼丨六合止戈】在【魏丨对酒当歌】、【动物管理局】、【軒】分盟三盟进攻下,仍然进退有度,并逐渐突破三个盟之主城防线,逼并州关卡,终破关并州。但【执剑】打穿扬、荆二州,及时支援到并雍。【隼丨六合止戈】独木难支。而盟主隼丨松香子大婚,无暇顾率土,隼丨卿负身在分盟,主盟无人主大局。库奇与【軒盟】早前相识(可见《軒盟传》),双方一拍即合,与北军【軒盟】共刷武勋。最终【隼盟】落败。

  分盟分区为X307,【隼丨八拜之交】与【龙铭丨天御】主盟、【十里桃花】落北军,【軒】主盟、【长乐客栈】、【战天下】落南军。最终北军在【龙铭丨天御】带领下获胜。

 

  【五赛季X382区铁城雄兵】(2019.10.10~2020.01.09)

  10月初,X382开,【軒】、【隼】、【蕾丝少女】同在本区。由于X308之时,库奇与【軒】深厚交流后,领部分【隼】人入【軒】,另一部分加入强盟【龙铭丨天御】,同时隼丨鬼方领人去新区带盟,致【隼】实力大降。于是X307与X308【隼】主分合盟。【軒】以主盟之外兵马组建分盟,并吸收散人另建一盟,即为本区【蕾丝少女】。

  分区之时,【軒】以【蕾丝少女】伪装为【闇盟】,而计【隼盟】。【軒】落地后,【隼】且忧【闇盟】,并与【軒】商议联手打“闇”,致【軒】开区即建立大优势。隼丨卿负领军落扬州,隼丨秋末冬初领人军徐州,前期与荆州【軒盟】在豫州交火不分上下。库奇部沦陷【隼盟】将士后,恶语相向。心理、战场双重攻势下,【隼】落败,以流浪军乱世结束。

 

  【六赛季X472区群雄逐鹿】(2020.01.17~2020.04.08)

  1月17日,X472开区,本区还有【无妄乄船联】、【风】主分盟等。【隼】历经两季败落,元气大伤,承蒙【无妄乄船联】照顾,入【无妄乄船联】。而【无妄乄船联】赛季取胜。

 

  【七赛季X586区群雄讨董】(2020.04.28~2020.07.16)

  4月28日,X586开区,本区还有【战丨旭日烽火】、【村村集团】、【江湖共醉】、【诗丨醉墨淋漓】、【繁花丨玄天阁】、【聖丨山河万里】等。

  繁花团前身为【繁花丨玄天阁】,始于1059区【凉丨繁花似锦】,建立人为凉丨易大师别名亚丨醉生梦死,后融入现【情联盛世】,历四赛季。沙城孤烟(现繁花丨七与之)同凉丨一灯大师(现百户丨三爷),更名为聚义丶七徒子、聚义丶三公子。二人白手起家再立盟【聚义丶繁花】并融合200人入X478,经一季整合至60人,与【玄】成【繁花丨玄天阁】入X586,因结识隼丨卿负诸君,后入【隼盟】,立团繁花。

  【隼】备战区厉兵秣马,接回陌武团,汇合鬼方,在陌丨夏至与陌丨你多捞啊等努力下,与【逐盟】合,以【诗丨醉墨淋漓】为名征战X586。

  【隼盟】在本区以三割据结尾。

 

  【八赛季X685区应天顺时】(2020.07.23~)

  截至2020年9月8日,赛季依然再进行中。

 

六、结语

  世虽乱,国常分,卿者,勿负于人。隼之立足者,以义为先,但寻志同道合者,护国之寸土,扬国之军威。观其败落者,其一管理之过也,未能审时度势,未能尽管理之职;其二战事之氛围,攻心也。敌军常以心理攻之,每问之,则曰:“此吾之手段也,是为攻心,为振军,吾用之,汝为之奈何。”其三技不如人也,观其第四赛季,赢之有望,然其力不足击穿雍并,终提乱世,此天不助也。

  隼之人,皆忠勇之士。古语曰: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曾风光之时,皆为敌弱,而非吾强也,终知之。而今之衰,非众人之过,亦非库奇等之过也,所谓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,人之常情也。然君子绝交,不出恶言,其以恶言激之,以致昔之盟友,今成死敌,何以至此?

  率土者,一游戏尔,然亦为真实。见微知著,叶落知秋。吾与隼之众卿,遇之于鼎盛,同甘之,亦共苦之。及其衰败,有悲其不幸者,有怒其不争者,有弃之独立者,有反之如仇者;然,亦有守之如珍宝者,视之如重器者。此国士也,当以国士待之。

  卿负者,书生尔,虽不才,亦愿携三尺剑,为隼立不世功,正天地所不正,判黑白所不判,犯人鬼所不犯,破日月所不破!

  隼之荣耀,离别已久!吾与诸君,共复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