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全自由沙盘战略手游 游戏介绍

《率土之滨》是一款全自由实时沙盘战略手游。这个世界由225万格不同产出的土地构成,骑兵行军一周需要4天4夜。这个世界中,每一寸土地都可争夺,玩家们置身其间,发展内政,招募将领,结交盟友,从零开始打造势力范围。领土资源有限,争夺无处不在。利益决定战略,玩家们场上激烈对抗,场外合纵连横。是乱世永恒,还是天下一统?这是一场人与人创造的乱世风云史!

率土之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
网易率土之滨

官方微博扫描二维码关注:网易率土之滨

战报 你当前位置:率土之滨 > 新闻 > 战报

【战记小说】白水佳人尽美景,天蓝海阔映佳人

作者:蛋卷 2017-04-18

  古有罗贯中挥笔写三国,今有S263区玩家@蛋卷 把酒话率土。《率土之滨》战记小说火爆开载,敬请关注。也希望能给各位的霸业征途带来帮助。

  特别说明:本连载内容已获得原帖作者授权,以下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19 白水佳人

  【六小义】和舂陵走到[一笑国]、[星耀国]、[山河国]三国交界地步伐就放缓了,七人时至今日也没商量个结果来,到底投奔何方合适。[乱世国]太远,且[乱世]与[山河]迟早有一战,到时对[山河]的兄弟兵戎相见实在不是妙事。[战无国]倒是近的,不过如今[山河]与[星耀]休战重新结盟,想必会联合一笑打入益州,去[战无]的话刀枪也势必要对准[山河]的兄弟。只剩下[星耀]与[一笑],因原先与[星耀]都有些私仇,七人都不愿去。至于这[一笑]嘛…哎…这[一笑国]历来默不作声,无甚丰功伟绩也无甚豪言壮语,不知道是大龙还是大虫。

  昌隆道:“依我看咱们占山为王得了,天王老子都管不了咱们,潇洒快活!”

  蛋卷道:“我就知道你一心想当土匪,毕竟名不正言不顺的,还可能会集火围剿,被剿灭了多丢脸。”

  冀州侯道:“前面有个茶棚,咱们歇一歇喝口茶坐下慢慢说。”

  七人将马栓在茶棚外,一个个走进茶棚。茶棚不大,统共五张茶桌,只一张坐着两人,一个窈窕女子背向七人而坐,身着一件绣着金丝大丽菊的白缎长裙。另一个是名着玄色衣裳的男子,他与蛋卷目光对上,两人俱是一愣,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。

  那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[一笑国]吴唐帝。

  白衣女子似是觉出吴唐的异样,又不知进来的几人是敌是友,她芊芊素手扯扯吴唐的衣袖道:“妾身休息妥当,可以上路了。”

  吴唐转头温柔地望着她,将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手中,道:“白白不急,再休息片刻。”

  被称作“白白”的女子心下明白定是没有危险的,也就放心了。她乖乖点头,抽抽手没抽出来,轻声细语地娇嗔道:“夫君,有外人呢!”

  吴唐满脸宠溺道:“你说要来看看荆州山水,我此次便是携美出游,何须如此拘谨?”

  女子又羞又恼:“哎呀,夫君讨厌~”

  这一番打情骂俏的话都进了那边七人耳里,七人不约而同地只喝茶不作声,默默偷听那边演言情,直到那两人声音越来越轻听不见了,舂陵清咳两嗓子,道:“说正事说正事!”

  众人纷纷回神过来,一派假正经的模样。

  昌隆说:“[乱世国]、[战无国]、[星耀国]都不去,[一笑国]又不知是什么鬼样子,就该听我的,咱们落草为寇。”

  蛋卷深表尴尬,[一笑国]国君就在茶棚里。她连忙补一句道:“[一笑国]可能是低调。”

  时光道:“听人说最没用的就是[一笑国],可能是真的。”

  蛋卷汗颜,又补道:“可能[一笑国]扮猪吃老虎。”

  打蒙道:“也可能本来就是猪。”

  越描越黑,蛋卷深觉两道寒芒戳在她脊梁骨上,她赶紧说:“我和[一笑国]吴唐帝有过一面之缘,感觉还不错。”

  冀州侯道:“不错的猪。”

  蛋卷扶额,已经不知道怎么拯救,平时他们【七小义】私下聊天就是这么无厘头不正经,虽然没啥恶意,但是那猪听了,不是,吴唐听了不知作何感想。

  人固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。蛋卷心中悲凉。

  蛋卷闭嘴不说了,他们六人在那边胡扯,扯了半天没什么结果。忽然一阵幽香飘近,随即翩若惊鸿的白衣入眼,窈窕身影款款走来,步步生莲。

  白衣姑娘白纱蒙面,一双秋水剪瞳含情脉脉,柳条画眉远山成黛,肌肤胜雪吹弹可破。秀发梳成飞云髻,斜插一支双蝶翡翠步摇,一步一摇动人心弦。

  众人看得痴了,昌隆睥睨地望了一眼蛋卷,低声道:“学着点,你看人家这女人当的。”

  白衣姑娘福了一福,甫一开口宛如天上仙乐:“众位英雄和女侠,我家夫君有请。”

  舂陵看了一圈,指着冀州侯笑道:“这姑娘说你是女侠,哈哈!”

  白衣姑娘定定望着蛋卷,道:“蛋姑娘,故人有请。”

  昌隆上下打量蛋卷,不可思议地说:“她这样子你看得出是女人?”

  蛋卷回一个鄙夷的眼神,道:“就你瞎!舂陵,还有你,你也瞎!”

  蛋卷甩出几个白眼,大步走到吴唐面前,拱手鞠躬道:“吴唐帝,我的几个兄弟们口无遮拦但并无恶意,望莫怪罪!”

  昌隆等六人露出吃了苍蝇般的表情,昌隆骂道:“你认识你不早说!老子待会儿打死你!”

  吴唐浅浅一笑站起身来,白衣姑娘不由分说乖乖站到他身后。吴唐扶起蛋卷,笑道:“蛋姑娘不用担心,吴某晓得各位英雄只是开开玩笑。”

  蛋卷道:“多谢了。”

  吴唐道:“方才听各位在讨论去处,难道不在[山河国]效力了吗?”

  蛋卷想了想,讲事情讲了个大概。吴唐听罢,道:“如此说来,诸位已将形势分析过,也只有我[一笑国]可以去得了。”

  众人不语,确实如此。

  “诸位英雄的担心吴某知道,我[一笑国]至今寂寂无名,但吴某在此仍有一劝,金鳞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便化龙。是龙是虫,诸位不妨一试。”

  七人相互交换眼神,心道反正没地方去,试试也不错。再怎么说[一笑国]独占扬州一州,大不了解甲归田,在扬州好好种地。

  眼神沟通过以后,蛋卷心知兄弟们都无异议,拱手道:“既如此,多谢吴唐帝厚爱。”

  吴唐满意地笑笑,道:“忘了给各位介绍,这是吴某爱妃兼一笑国丞相——白水,以后诸位有什么事也可禀告丞相。”

  白水双目含笑点头,似三月春风拂过,春暖花开。

  七人一一来给吴唐和白水见礼,见礼后吴唐言道正好一起去扬州。蛋卷忽记起一事,对吴唐道:“吴唐帝,你是否还记得竟陵门匾之约?何时安排我和丹阳打一架?”

  吴唐哭笑不得,道:“他有公务在身不得空,不如我替他与你较量一场吧?”

  蛋卷上上下下将吴唐看了一圈道:“我打不过你。”

  “你如何得知?”

  “猜的,以你的身份打不过我的话多丢脸,你肯替丹阳出手肯定有十足的把握,一定还想趁机教训我。”

  吴唐哈哈哈笑,眯起一双狐狸般的眼睛盯住蛋卷道:“那以后你就乖乖的好好听我的话,不要调皮不要惹事。丹阳的事算了好不好?”

  蛋卷撇撇嘴,被盯得背脊发毛,纠结了半天,道:“好吧…”

20 相爱相杀

  七人恬不知耻地挤在吴唐和白水一桌,将茶水瓜果吃得一干二净,又叫上几碟花生酸菜统统打包,吴唐好生圈住白水,生怕她被撞疼了。

  吃饱喝足准备上路,蛋卷忽然问道:“陛下,你和白姐姐游山玩水不带护卫,就不怕有个意外么?”

  白水掩嘴“噗哧”笑道:“护卫被我们俩甩掉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护卫们不是要急死了?”

  白水认真地想了想,扑闪扑闪大眼睛道:“他们俩应该不急,这时候大概在吵架……”

  蛋卷满头问号,云里雾里不知道白水说的啥。

  众人往江夏方向走走停停,吴唐白水共乘一骑,你侬我侬耳鬓厮磨,每到一处景色秀丽的地方就下马观赏,吴唐先是吟诗一首赞景致优美,白水接着小鸟依人斜头靠在吴唐肩上,说“陛下在哪里,哪里就天蓝海阔”,或者“臣妾愿跟陛下流浪一辈子,看遍天下美景”,又或者“时间若停在此刻永恒,我们就化作相依的石头永不分开”。吴唐然后就会将白水揽入怀中,四目相对,缱绻万千。

  蛋卷七人起初偷窥得兴致勃勃,多看得几次总是那么几句便都失去兴致懒得看了,半个时辰的路程磨磨蹭蹭走了一上午,七人甚感身心疲惫,打不得,骂不得,急不得。

  忽然老远听见一个姑娘气急败坏的骂声,完全相反的剧情让已经疲软的七人眼睛一亮,丢下吴唐白水二人赶到前头去看。

  前方一株茂盛的大树下,一个青衣女子背对众人双手叉腰仰头大骂:“张飞你给我下来!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皮!”

  树上倒吊着一个小青年荡啊荡,嬉皮笑脸道:“媳妇儿,当真生气了?不就是一只兔子嘛!”

  青衣女子道:“那只小白兔长得那么漂亮那么可爱,我想带回扬州好好养着的,名儿都取好了,你却偷偷把它烤了吃了,你、你、你大混蛋!”

  张飞道:“你前年养了只鸡仔,养了它就不理我,天天跟它叨念有的没的,它能听懂?”

  青衣女子恨道:“小黄是只通人性的鸡仔,温柔可人,你千不该万不该将它炖汤还给我喝!”

  张飞又道:“你去年养了只猫,成天抱怀里哄着宠着,它给我脸色看你就给我脸色看,我张飞还要伺候一只猫!”

  青衣女子伤心道:“花花可怜见的从小没了娘,跟着我可算有了个安稳的落脚处,你却好,要么牵狗吓它要么抓着就打,不是你花花怎么会跑?”

  张飞道:“媳妇儿,你养我就行了,养那么多畜生干啥,要么闲得慌咱们生十个八个给你养。”

  青衣女子怒道:“你、你、你闭嘴!我爹娘还没同意呢!你给我下来,今天我饶不了你!”

  青衣女子在树下撸起袖管骂,张飞吊在树上荡啊荡,随手摘下一颗果子往身上擦了擦,咬了一口,道:“媳妇儿,甜的,真好吃,快尝尝。”

  “咚”、“咚”、“咚”几个果子扔下来,青衣女子一一接住,背靠树干坐着啃,一边啃一边说:“别以为这么着我就原谅你了,你要是吃独食我更饶不了你。哎,我跟你说,这什么果子还真甜,多摘几颗一会儿给陛下和丞相尝尝。”

  吴唐白水不知什么时候赶上来了,白水翩然若施,仙女般飞向青衣女子,笑道:“涓妹妹,张飞又惹你不高兴了?”

  张飞“咚”地从树上落下,怀里被青色的小果子塞得满满的,一边往地上倒一边说:“哪能,疼还来不及呢!哎,哎,哎哟,媳妇儿媳妇儿,轻点!”

  青衣女子跳到张飞背上使劲扭他耳朵:“你敢下来了,把小白兔吐出来!给我吐出来!”

  “媳妇儿,吐不出来,明儿个拉出来。”

  “龌龊!恶心!混蛋!你赔!你赔!”

  张飞被青衣女子撵得满山跑,葱绿的山丘上一前一后两个身影跑得飞快,张飞时不时停下回头看两眼,见青衣女子紧追在身后又撒开脚丫子欢快地跑。那骄阳似火,繁花遍地,两个追逐的人影在缤纷花间穿梭,翩翩蝴蝶萦绕身旁,年华无双,一对欢喜冤家。

  白水向吴唐投去一个满含柔情的秋波,而后向七人介绍道:“这名男子唤作张飞,女子叫夏侯涓,是一笑国帐下武将,以后同朝为官见多就不怪了。”

  七人点头。

  白水招手叫蛋卷近前,在她耳旁私语一阵,蛋卷脸涨得通红。蛋卷摇摇头,白水含笑点点头,蛋卷又摇摇头,白水握住她的手道:“蛋卷妹妹,你行的。”

  那手纤细如柳,比丝绸更细腻柔顺,蛋卷神魂颠倒,讷讷点头。

  众人傍晚进了江夏郡,在城中一座客栈歇息,第二日再上路回扬州都城。晚饭时分,除了蛋卷和白水众人都已齐聚,小二将饭菜端上饭桌,一一报上菜名,望着一桌子名菜众人口水直流。

  昌隆着急地望望二楼客房,道:“怎么这么慢,生孩子呢?”

  吴唐笑道:“昌爱卿饿了就先吃吧。”

  “早说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“吃吃吃!都不客气啊,一会儿她来了就吃剩的。”

  “哎,这块肘子我的!”

  ……

  “吱嘎”一声,某间客房门开半扇,首先走出一袭白裙的白水。她拽了拽门里的人,没拽出来,好一番软磨硬泡,穿着鹅黄长裙的人捂着脸露出半个身子,站了一会儿发现没啥不对劲的反应,轻手轻脚地躲在白水身后慢慢跟着走。

  一桌人抢吃的抢得不亦乐乎,各种阴险招式通通用上。昌隆起身去抢一块红烧肉,对面冀州侯忽然“噗”地一声肉汤喷他一脸。

  昌隆抹了一把油腻腻的脸,怒道:“你丫的,这么下作的手段也使出来!”

  话音刚落,虎士军又喷他一脸豆芽菜。

  昌隆一拍桌子:“丫丫的,老子毁了这桌菜谁也别吃!”

  哪知时光猛拍桌子狂笑,指着昌隆背后道:“你真是蛋卷啊?”

  昌隆回头一看,蛋卷被白水推在前头,穿一件鹅黄色齐胸儒裙,头发梳成堕马髻,画了点淡妆,脸涨得通红。

  昌隆捂住嘴差点没笑喷出来,道:“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,再红点就冒烟了。”

  蛋卷斜眼瞪昌隆道:“找死啊?”

  打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缓了口气道:“你胸口是不是塞的两只馍馍?”

  蛋卷骂道:“去你丫的,如假包换!”

  舂陵一时消化不了,纠结道:“蛋卷,我怎么觉得你在男扮女装?”

  蛋卷甩了个白眼:“你瞎!你最瞎!”

  白水轻轻挽住蛋卷的手笑道:“以后我一笑国又多一位英勇女将了,你们谁若欺负蛋卷妹妹,我可饶不了他!”

  蛋卷瞪了两眼昌隆,道:“起开起开,姑奶奶要吃饭了!”

  - 未完待续 -

  注:以上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玩家投票

返回顶部

以【战报】+自定义内容为标题,
发送邮件到 stzbnews@163.com投稿方式:

礼包领取 礼包激活

率土之滨公测大礼包

激活

1仅限ios用户激活,安卓用户进入游戏-设置界面领取。

2激活成功后,进入游戏即可获得物品,如已经在游戏内,请返回主界面则可获得。请注意,获得物品必须联网哦!

玩家ID可由主界面
->势力界面查看
玩家ID可由主界面->势力界面查看
请选择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