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全自由沙盘战略手游 游戏介绍

《率土之滨》是一款全自由实时沙盘战略手游。这个世界由225万格不同产出的土地构成,骑兵行军一周需要4天4夜。这个世界中,每一寸土地都可争夺,玩家们置身其间,发展内政,招募将领,结交盟友,从零开始打造势力范围。领土资源有限,争夺无处不在。利益决定战略,玩家们场上激烈对抗,场外合纵连横。是乱世永恒,还是天下一统?这是一场人与人创造的乱世风云史!

率土之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
网易率土之滨

官方微博扫描二维码关注:网易率土之滨

战报 你当前位置:率土之滨 > 新闻 > 战报

【战记小说】双双相斗何时了?友谊赛场见高下

作者:蛋卷 2017-04-14

  古有罗贯中挥笔写三国,今有S263区玩家@蛋卷,把酒话率土。《率土之滨》战记小说火爆开载,敬请关注。也希望能给各位的霸业征途带来帮助。

  特别说明:本连载内容已获得原帖作者授权,以下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17 离殇 I

  蛋卷回到京中以后,隆光帝并未多加指责,这多少让她有点不好意思,好几天安安分分上朝,安安分分遵命行事,没惹隆光帝发怒。

  但这事没法让蛋卷安心,总觉得亏欠了[星耀国]什么。虽然吧,[星耀国]从前那般可恶、无礼、傲慢,可随心为安抚[山河国]不得不处置被冤枉的艾比西,蛋卷就觉得自己实在不道义,这事根本不该是这个结果,难道不应该把她五花大绑押到[星耀国]负荆请罪吗?

  这感觉,真不如抽她两鞭子。

  心里闷得慌,蛋卷打算找北府喝两杯,北府这人特别想得开,说不定跟他聊聊自己也就想开了。

  走到北府家门口,北府家大门被两张白底红字的封条贴了个叉叉,还有俩卫兵看守大门。

  蛋卷疑惑,问道:“北府将军呢?”

  卫兵拱手道:“禀告蛋将军,北府将军私下寻衅[星耀国],已被陛下逐出[山河国]一个月。”

  “……他寻的谁的事?”

  卫兵道:“听说是[星耀国]白王。”

  白王?

  北府虽然喜欢打架,却也不是不明是非的,两军已然休战,北府作为太尉,若不是白王主动挑事,北府断不会有什么动作。

  那卫兵又说:“北府将军吩咐,他这一月落宿于如易酒楼,有什么事到如易酒楼找他就是。”

  蛋卷寻思,前些日子错怪[星耀国],错怪艾比西将军,自己且去找北府将军看看发生了什么事,若能从中斡旋了却一桩纷争,也算是戴罪立功了。

  这么一想,蛋卷立刻前往如易酒楼。

  到了如易酒楼根本不用再找,北府坐在大堂喝酒吃菜,一脚踩在凳子上悠闲自在,跟个没事儿人一样。蛋卷唤一声“北府”,北府抬头看来,招她过去,倒了碗酒给她,叫她一起吃喝。

  蛋卷坐下,奔驰一上午也是饿了,囫囵扒了几口填饱肚子。正要询问发生了何事,北府止住她,道:“他们在二楼吃饭,吃好了就来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谁在二楼?”蛋卷一头雾水。

  “白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心大的北府和白王。

  过了一会儿楼梯吱嘎吱嘎响,有两人慢慢从从楼上下来,一人是血流成河,还有一人蛋卷并不认识,想来是白王。血流成河小声跟白王叽叽咕咕说些啥,白王一句也不答,[星耀]两人在北府对面的桌子坐下了。

  北府漫不经心地剔牙,一边抖腿一边瞟白王:“想通了没?”

  白王道:“抢了就抢了,我是断然不会交出来的。”

  “呸!交,老子就放过你,不交,老子打趴你再拿回来,别以为好好问你你就能谈条件了。”

  血流成河拍拍白王,劝道:“不就是几块地,给就给呗,咱们豫州徐州良田大把,赶明儿我陪白哥去弄两块不就好了。”

  蛋卷问北府道:“他抢你地了?”

  “不是我,健健的。”

  白王道:“那原先就是我的地,我拿回来有什么不对!”

  北府道:“原先在打仗,现在休战了。就问你一句,你还是不还?想好了再答,答错了,老子这个月闲得慌,正好拿你活动筋骨。”

  白王吼道:“打就打,我还怕你了?姓北的,你要是不来打我你就是我孙子!”

  血流成河赶紧拉住白王,给北府赔了个笑脸道:“北府,地的事就算了吧,他答应我再不抢了。几块田地而已,想来健健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  北府哼一声,道:“好好说话给健健道个歉,他也当真不会在乎这点点,不过现在没法算了,我不打他我就成他孙子了,我非得打到他跪下叫爹!”

  白王和北府吵得面赤耳红互不让步,血流成河怎么拦都拦不住,两人已经面对面站着骂,额头的青筋条条暴起,两双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也是如易酒楼的规矩不许客官在酒楼内法斗,不然他二人定然已经交上手了。血流成河料想蛋卷不是来惹事的,给蛋卷暗暗使眼色,蛋卷想了一会儿,跳到二人中间将两人推开,道:“停!听我一言!”

  两人互相瞪眼。

  “这样吵下去也不是个事,你们俩大闹一场,隆光帝必会惩处北府,随心帝也会责罚白王,结果你们忙活半天都是意气之争,谁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  血流成河猛点头附和:“正是正是!”

  “你们俩已生嫌隙,轻易算了你们肯定也是不肯的,我看不如这样,约个时间,约个地方打一架,打完以后甭管谁输谁赢握手言和,此事再也不提。”

  血流成河道:“可以可以,来场友谊赛,都出出气就行了。”

  两人不置可否,但也没再过多争执。血流成河和蛋卷各劝一个,好歹气氛没有那么剑拔弩张。眼看就要大功告成,蛋卷喜上眉梢,心想难得做一次和事佬,满满成就感。

  大堂四人专注处理矛盾,丝毫没注意二楼厢房悄悄推开了半扇窗。隆光帝在厢房里气得发抖,道:“蛋卷就是来亡我[山河国]的,此人若不处置,恐怕以后再难收用!”

  他将一番话吩咐给近侍,近侍应诺,踏着碎步自厢房而出,站在酒楼二楼清了清嗓子。大堂四人莫名,抬头望去。

  “隆光帝口谕,蛋卷听旨!”

  蛋卷朝厢房瞄了一眼便知隆光帝就在里面,想来隆光帝甚是不放心北府阎王,亲自来守着莫出什么纰漏。蛋卷心中喜庆,心想这回帮了大忙,隆光帝总算要表扬一番了。

  她单膝跪地,道:“臣,听旨!”

  “四品将军蛋卷,自投奔[山河国]以来违抗君令惹是生非,朕顾念吾無武操劳,不忍责罚其弟,屡屡宽容以待。而其本性顽劣不知悔改,[山河][星耀]两国磨合之际欲挑起两国争端,为保两国安宁,现将蛋卷革除一切职务,逐出[山河国]一个月,来日改过自新再行启用。”

  蛋卷愣愣地望望北府,北府满不在乎,道:“理他做甚,常这样脑子抽风,习惯就好。这一个月你就跟着我,咱们打架去,打够了再回[山河]。”

  蛋卷泪光闪闪,一言不发。

  北府将她拎起来放好,道:“怎么就要哭了,不就是逐出一个月么,快擦擦,难看不难看!”

  蛋卷撸袖子擦干眼泪,朝厢房里喊:“隆光帝,我何错之有,你要罚我?”

  隆光帝并不现身,道:“何错?你还不知道吗?你不劝阻北府放下个人恩怨以大局为重,却挑起他与[星耀]白王斗殴,你意在破坏两国邦交,我怎能不罚你?!”

  蛋卷大声道:“隆光帝,北府跟你这么长时间,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。北府是两三句话就劝得了的人吗?此事若不让他二人打上一场,北府会善罢干休吗?他二人友谊赛后握手言和,已是最好的结果!”

  北府道:“不打他一顿我自是不会罢休的。”

  隆光帝气道:“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错!去好好思过!等想明白了再来找我!”

  蛋卷悲痛不已,道:“我当日投奔[山河],就将[山河]当做自己家,一帮弟兄当做亲兄弟,欺负我可以,谁若欺负了兄弟们,我必定讨回!隆光帝,今日你将我逐出[山河],我绝不再回头,[山河国]与我已是陌路,君臣一场就此别过,望你今后好好照顾兄弟们!”

  说完这番话,蛋卷转身大步流星踏出如易酒楼,眼泪终究没忍住,哗哗地淌一脸。北府追出如易酒楼扯住蛋卷,道:“怎么跟个姑娘似的还真哭上了,不跟你说了吗,不睬他就是了。我都被他驱逐十几回了,你就当放假不就行了?”

  蛋卷道:“我难过,哭一哭还不行吗?这事我哪里做错,为何要受罚?若隆光帝因前些日子我冤枉[星耀国]艾比西将军一事罚我,任打任骂我毫无怨言!但今日一事,北府,你说我错了吗?为君者是非不分赏罚不明,我待不下去。”

  北府道:“不回[山河],那你准备去哪?”

  蛋卷说:“我也没想好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  北府道:“反正也没地方去,那你跟着我吧。”

  蛋卷道:“也行,你去哪儿?”

  “先去打架,再回[山河]。”

  蛋卷一声长叹:“北府啊,不跟你开玩笑,[山河]我不回去了,我和隆光帝无法一起共事,我已经想清楚了。[山河国]一帮兄弟还是托付给你靠谱点,我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就走。”

  “你真是……”

  蛋卷决然离去,萧索的背影说不出的落寞。今日一别,前路各自珍重,愿诸君安好,诸事顺遂。

18 离殇 II

  回营迅速收拾好东西,蛋卷大包小包系在马背上,出门左拐去找吾無武道别,结果吾無武不在,只好又去找其他六个兄弟,结果也都不在。蛋卷各留一纸书信,道,天大地大定有我容身之所,各位兄弟不用挂念,来日必会重逢。

  此去不知投奔何处,会否再有机缘重归荆南,这里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,飞禽走兽青山绿水,此时看来格外不舍。清澈得像水洗过一样的蓝天飞来一群人字形大雁,啾啾鸣叫,南归,南归,雁已还,人未南归。

  身后传来一声“蛋将军留步”,她回头一看,来人是音符。

  音符喘了两口粗气,驱马挡在她面前道:“蛋将军,你去哪儿?”

  蛋卷笑道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因缘际会早有天定。”

  音符道:“你不要我们这帮兄弟了?”

  蛋卷心里刺痛,仍然笑说:“怎么不要,不管我在哪里,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  音符说:“那你为什么要走?我们人本就少,你走了就不热闹了,我去训隆光帝一顿给你出气,你别走了。”

  蛋卷顿时有那么点动摇,倒不是因为音符为自己出气,而是一旦离开[山河],这一帮兄弟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被欺负,就没法立刻知道了。可若留在[山河],自己与隆光帝终究没法达成共识,此时不走,总有一天也要忍不了隆光帝。

  蛋卷道:“音将军,让我走吧,我不会变,隆光帝也不会变,每回议事我与他必大吵一架,此于[山河]的前途并无好处。有你、武兄、北府、天骄、健健、即墨在,兄弟们都会过得好。”

  音符急了,道:“你是打定主意要走了么?我这就去将隆光帝打一顿,你莫走!”

  蛋卷想了想,看来不来点猛料音符把她打死在荆南都不会让她走了。她道:“音符,我娘送来家书命我回去嫁人,像我这么大的姑娘,一般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”

  音符登时呆住,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让让,借过。”

  “你真的是…?”

  “骗你干甚,你也不想想,外出打仗条件艰苦,大家一起洗澡一起睡觉,除了我,哪个同僚没跟你睡过觉互相擦过背?音将军,莫毁我姻缘啊,再老我就嫁不出去了。”

  蛋卷驱马自音符身边跑过,轻飘飘留下一句“再会”,音符喃喃回一句“再会”,然后想起每每看见隆光帝站在殿前遥望隔壁蛋卷军营,口中念着听不懂的“云不知雨知,水不知山知,我知你不知我知”。

  跟音符会面之后蛋卷反而想开了,该走的留不住,多待一时徒增伤感,遂扬鞭打马风驰电骋而去,奔驰到天半黑,再往前就是武陵红枫峡谷。红枫峡谷是出荆南必经之地,过峡谷以后道路四通八达。

  谷内已经不见多少光亮,四处林荫成蔽,阴森可怖。忽有几个黑影从林中窜出挡住去路,一人喝道:“留下钱财,买你性命!”

  蛋卷立刻拉住战马,一手握住银枪。墨墨黑的谷中看不真切,只见得几个魁梧的黑影挡去去路,蛋卷心中默数,一共八个。

  又一人道:“哥几个不喜见血,乖乖交钱,就让你走。”

  “但若不从,见血也就见血。”

  “马匹也留下,值钱的都留下!”

  “澄亮的一杆银枪看起来不错,就归我了。”

  “若是没钱,就给哥几个干半年苦力活抵债。”

  “老三你傻啦,谁上路没个盘缠。”

  蛋卷饶有兴致地望着那几个黑影,一群逗比。

  “他不说话是不是看不起我们?”

  “谁知道呢,也许小矮子已经吓得尿裤子了。”

  “那咋办,过去抢还是等他送过来?”

  “再等会儿,看他会不会吓破胆。”

  蛋卷打了个哈欠,道:“演,接着演,不精彩不给钱。”

  “无聊!”

  “无趣!”

  “讨厌!”

  “你就不能配合一下?”

  ……

  那八人骂骂咧咧地走过来,正是其他六位兄弟、吾無武和舂陵。

  昌隆鄙夷道:“你真是够慢的,没吃饱啊?”

  飞速道:“你好无聊,配合演一下又不会死。”

  吾無武笑道:“本来预备了酒菜等你来吃完再上路,结果他们快饿晕了就吃光了。”

  蛋卷笑着一个个看过去,鄙夷的、漠视的、蔑视的,其实满满都是兄弟情。

  “我就说怎么一个都没找见你们,原来到这儿给我送行来了。”

  时光道:“送什么行,跟你一起走,咱们早就忍不了隆光帝了。”

  蛋卷惊讶:“你们也走?”

  “是啊,如今正是好时机。[山河]与[星耀]休战,想来不会再有危险,反正锅你一人背了,我们是被你胁迫的。”

  飞速道:“我和武兄是来送你们的,武兄需操劳国中事务走不了,我已是他亲卫,刚好留下陪他。”

  蛋卷望向舂陵:“那舂陵…...”

  舂陵道:“我效力[山河国]已经十余载,隆光帝不知为何疑我是[乱世国]安插的内奸,将我软禁。忠肝义胆可照日月,隆光帝疑我使我心灰意冷,[山河国]我是待不下去了。”

  昌隆不耐烦地说:“所以说你慢!我们去解救了舂陵之后才到红枫峡谷来,没想到还是等了这么久。”

  “来了不就行了,啰嗦!还有没有吃的,我真饿了。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有!我藏了只鸡腿给你。”

  “怪不得我说谁买的鸡少条腿,刚找鸡腿愣没找着。”

  “打蒙你个吃里扒外的。”

  ……

  蛋卷与昌隆、虎士军、时光、冀州侯、打蒙、舂陵一道,辞别吾無武和飞速,临行更尽酒一杯,“珍重”二字抵万金。

  - 未完待续 -

  注:以上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返回顶部

以【战报】+自定义内容为标题,
发送邮件到 stzbnews@163.com投稿方式:

礼包领取 礼包激活

率土之滨公测大礼包

激活

1仅限ios用户激活,安卓用户进入游戏-设置界面领取。

2激活成功后,进入游戏即可获得物品,如已经在游戏内,请返回主界面则可获得。请注意,获得物品必须联网哦!

玩家ID可由主界面
->势力界面查看
玩家ID可由主界面->势力界面查看
请选择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