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全自由沙盘战略手游 游戏介绍

《率土之滨》是一款全自由实时沙盘战略手游。这个世界由225万格不同产出的土地构成,骑兵行军一周需要4天4夜。这个世界中,每一寸土地都可争夺,玩家们置身其间,发展内政,招募将领,结交盟友,从零开始打造势力范围。领土资源有限,争夺无处不在。利益决定战略,玩家们场上激烈对抗,场外合纵连横。是乱世永恒,还是天下一统?这是一场人与人创造的乱世风云史!

率土之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
网易率土之滨

官方微博扫描二维码关注:网易率土之滨

战报 你当前位置:率土之滨 > 新闻 > 战报

【战记小说】壮士言说可杀不可辱,家中之事当寸土必争

2017-04-13

  古有罗贯中挥笔写三国,今有S263区玩家@蛋卷 把酒话率土。《率土之滨》战记小说火爆开载,敬请关注。也希望能给各位的霸业征途带来帮助。

  特别说明:本连载内容已获得原帖作者授权,以下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15 休战

  祸不单行,蛋卷刚回营帐便得到消息,洛神家中被[星耀国]洗劫,洛神刚好赶到,厮斗一番被打下悬崖不知死活。

  两军在洛河以南对峙,小摩擦不断,[星耀国]并未再大举进攻,[山河国]众人不敢掉以轻心,日夜严加防范。忽有一日,隆光帝急件送到,命南云天点将直奔长沙,以防[星耀国]长途奔袭。十几将领连夜后撤至长沙,将[星耀国]先锋部队及在建军营窝点统统端掉。

  又,[星耀国]欲往南郡取郡城,太尉北府领兵驻防,[星耀国]错失战机,未能拿下南郡郡城。

  [战天下]虽早已四分五裂,但仍有若干武将留在[战天下]军中,此次[星耀国]反扑荆州,战天下奋力阻挠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令[星耀国]倍感头痛。

  洛河之战虽胜,接连几次战场失利令随心不得不重新看待[山河国],在他眼中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,竟让他[星耀国]步履艰难。

  思及此,随心心中狂躁,在营中来回踱步,来来回回走了大半天也没整出个头绪,朝门口喊道:“去请丞相!”

  浪里淘沙不多时便到,随心唤了一声“浪浪”,后头的话不知从何说起。浪里淘沙捏着山羊胡子笑,他所侍的这位陛下英勇无比,直率真性,将面子看得十分重,自不肯承认战局失利的。

  “陛下可还记得心中抱负?”

  “记得记得。”随心不耐地甩甩袖子,浪里淘沙这不是“啪啪”打他脸嘛!

  浪里淘沙不慌不忙眯眼笑看随心,随心憋了口气骂道:“你这犊子活腻了?称霸天下称霸天下,我怎会不记得?荆州尚未平定,谈何天下!你是在激我气我!”

  浪里淘沙道:“敢问陛下,荆州多大,天下多大?”

  随心道:“荆州巴掌大,天下十三个巴掌那么大!”

  “既然如此,陛下为何拘泥于小小荆州?”

  随心愣了愣,仔细思索浪里淘沙这番话,良久,思肘道:“那……[山河国]如何对待?留着总是祸害。”

  浪里淘沙道:“陛下应知,[山河国]势单力薄需依附大国而生,但却是柄难得的利剑,陛下若将剑柄握在手中,痛的就不是我[星耀国]了。”

  随心道:“话虽如此,[山河]已与[战无国]结盟。”

  浪里淘沙道:“[战无国]在北方迎击[乱世国]战事紧张,无暇顾及荆州及[山河国],若我[星耀国]继续推进,假以时日[山河国]定会覆灭。且[山河]与[战无]虽已结盟,[战无]并未将[山河]待为上宾,存亡之际,相信[山河国]定会作出不同选择。届时荆州大定,[战无]在并州迎战乱世,益州可长驱直入,岂不妙哉!”

  “那荆州,便不要了吗?”随心皱皱眉,“[山河国]杀了我[星耀]不少将士,此仇还未及报,此时休战将士们多有怨言。”

  浪里淘沙躬身:“半个荆州让与[山河]又何妨,陛下之志在天下,在青云之上,千秋霸业万古传颂,以吾皇之广阔心胸怎不能容小小[山河]?”

  随心素来说不过浪里淘沙,觉得叫他来果然是对的,摆摆手道:“行吧,就依你,你去安排。”

  “吾皇圣明!”

  [星耀]在荆州全面停战,不再推进[山河]腹地,十日之后[山河国]隆光帝接见[星耀]一干使臣,浪里淘沙奉上西域宝马十匹,豫州美娇娘五十人,精美瓷器、名家大作不计其数。隔日,隆光帝下令,[山河国]与[星耀国]摒弃前嫌握手言和,即日起安心备战,破防益州。

  此事一出,[山河国]和[星耀国]众将哗然,一时半会儿还转变不过来,相互之间小摩擦不断。隆光帝数道政令,严禁[山河国]人惹是生非,需对[星耀国]以礼相待。

  战事既已停歇,赶上难得的好天气,蛋卷在如易酒楼里包了间厢房听小曲,那伶人嗓音清亮,语调百转千回,蛋卷双腿架在椅子上摇头晃脑地听得悠闲自得。不多时,厢房外间传来吵嚷声,起初还好,越到后来骂声越响,那伶人显然是吓着了,声音直哆嗦。

  蛋卷不满地睁开眼望着她,嘟囔道:“怕什么,唱啊,我在这儿你怕什么?大点声!”

  那伶人眼泪巴巴地望着蛋卷,扯着嗓子唱了几句全不在调上。蛋卷郁闷道:“得了得了,不听了,我去看看,没啥事你就走吧。”

  她三两步走出厢房,低头正见一桌[山河]同僚和一桌[星耀]武将吵吵嚷嚷,她先不吱声,躲着听了几句,原来是为了田地之事。

  [山河国]与[星耀国]虽已休战,两国武将原先诸多积怨,一时半会儿无法消解,私下打架斗殴争夺田地的事不少。

  [星耀国]一武将“啪”地一声拍在桌上,道:“抢你地怎么滴?前些日子你抢我的那些就不算了么?”

  蛋卷认得那武将是[星耀]国王琳。

  [山河国]这方讲话的是大力王胸毛将军,他瞪着眼睛道:“原先没休战,现在休战了!”

  王琳“哼”道:“是我的就应当还来,有何啰嗦可讲?”

  “清算旧账?哼哼,是该好好算算,结的哪门子盟,一群不讲理的畜生!”

  王琳跳起来撸袖子道:“你皮痒了是吧?老子正愁仗没打过瘾,今天打死你!”

  旁边血流成河受命于随心调节[山河]与[星耀]的矛盾,立刻劝王琳道:“琳哥,几块地而已,已经休战就算了吧!”

  又有一[星耀国]武将也站起来撸袖子,道:“[山河国]投降了就安分些!老老实实做走狗,敢咬人老子踹死你!”

  蛋卷怒火中烧,水月的死,洛神的失踪,千万将士尸骨未寒,[山河]将士为国之大计万分忍让,被结盟友军视为投降的走狗!

  她气得楼梯都不想走,双手一撑围栏从二楼直接跳到大堂,讥讽道:”盟友?呵,真是搞笑,[山河国]投降[星耀国]了吗?我蛋卷第一个不答应!“

  血流成河一见不好,马上抚慰道:“蛋将军,小事小事,不过就是几块田地之争,方才那位兄弟说的话乃是无心之失,莫怪莫怪。”

  蛋卷道:“停战就好好停战,停了战还抢地,真当我[山河国]好欺负?”

  王琳道:“呸!你怎么不去问问你的同僚们抢了多少地?”

  蛋卷道:“我今日话放在这里,若是[山河国]同僚今后抢了[星耀国]人的地,抢了多少我蛋卷倾家荡产都赔!但若[星耀国]诸位还是仗势欺人,我绝不善罢甘休!烦请转告随心帝,若想结盟请以礼待之,莫来一套虚伪的作派!我[山河国]宁死不屈!”

16 错怪

  蛋卷怒气冲冲地跑到宫中,打听到隆光帝正与几位臣子在议事,她健步如飞,片刻就到议事厅前,一脚踹开两扇宫门。议事厅中人不多,北府,音符几位在。

  众人莫名其妙地望向突然闯进来的蛋卷,蛋卷怒问隆光帝:“[山河]的兄弟们受了委屈你管是不管?”

  隆光帝蹙眉:“蛋爱卿,你又要惹什么事?”

  蛋卷道:“我去问了同僚们,休战之前大家遵照政令清理国中[星耀]势力,清理了不少田地,休战以后鲜有同僚再去抢地,但[星耀国]却还在抢同僚的田地!你结的盟,此事,你管是不管!”

  隆光帝怒道:“你想做甚!两国已邦交,你休要惹事生非坏我大计!哪几个跟你一起惹事的,我要一并处置!”

  蛋卷自嘲地笑了两声,十月秋老虎的日头下,她只觉得寒凉、冰冷,红墙绿瓦的高阁太无情。

  “你的大计是什么?兄弟们风里来雨里去,昼夜不分日夜不息,抛头颅洒热血,为你的江山血染洛河,到头来你不分青红皂白想处置就处置,你不敢得罪[星耀国],只敢在兄弟们面前耍威风,隆光帝,你以为没有这一帮弟兄,你能算得了什么!”

  隆光帝气急,指着蛋卷道:“你就知道惹事生非,就知道给我找事,你为何不能替我分忧!你这样,两国就能处好关系了吗?”

  蛋卷说:“我只知道他们对我们并不像对[一笑国]那样友好相待,今日[星耀国]有人骂我们是走狗,我们若唯唯诺诺地轻贱了自己,被欺辱了却不敢讨回公道,一味对[星耀国]摆出笑脸摇尾乞怜,他们为何要看起我们?隆光帝,你是让兄弟们跟着你受委屈的吗?你能替他们撑腰吗?这么多英雄人物离乡背井跟你来到荆州,你就让他们受尽屈辱吗?”

  “打啊,这不能忍!蛋卷,打不过就叫我。”

  “北府爱卿!你也跟我做对!”

  北府起身拍拍蛋卷肩膀,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,你只管放手去做,打不过了来找我,我给你撑腰!”

  两个臣子当面拿他的话当耳边风,隆光帝气得差点吐血。蛋卷朝北府点点头,理也不理隆光帝,转身就走。

  走出宫外,两个亲兵满脸着急,探头探脑地朝宫里望,蛋卷心上火烧得正旺,喝道:“何人胆敢窥探皇宫!”

  那俩亲卫急忙过来拜见,道:“蛋将军,我前些日子去长沙郡送信,回程途中路过昭陵县,县城里[星耀国]艾比西正在拆信都将军的房子。信都将军家人许是得到了消息避难去了,我二人复命以后就赶紧来告知信都将军,寻了许久都未寻到他,不知蛋将军知道他现在何处吗?”

  蛋卷道:“你二人辛苦了,此事我会转告信都,你们去吧。”

  蛋卷宫里宫外问了一圈,又到信都常待的地方找了个遍,都不见信都身影。她回营中提笔刷刷写了一封信,告知隆光帝信都[星耀国]又行恶举,隆光帝若坐视不理,她决计不会忍气吞声。随后蛋卷点兵十几人,朝昭陵县奔去。

  奔到昭陵县,信都的房屋已被烧成一片废墟,房梁横七竖八倒在地上,屋瓦家什焦黑焦黑散落一地。蛋卷怒火中烧,吩咐道:“去打听[星耀国]艾比西家在何处,以牙还牙以血还血!”

  兵丁四散打听消息去,蛋卷独自在已烧成废墟的宅子里看守,傍晚时分隆光帝命人八百里加急传来口谕,命蛋卷即刻回营,不得挑起两国争端。

  蛋卷懒得起来接旨,道:“你去告诉隆光帝,此事[星耀国]不给个交待,我是不会罢休的。”

  那传令官立在门边不肯走,道:“蛋将军,陛下有令……”

  蛋卷烦得很,训道:“滚滚滚![星耀国]没完没了的隆光帝还真忍得了,我的话再加一句,给他三天期限,[星耀国]不处置艾比西给个交待,我就自己动手。”

  那传令官还要再说,蛋卷睁眼瞪他,他踌躇片刻,复命去了。

  三天之期即刻就到,隆光帝统共下了六十八道圣旨命蛋卷回营,并言已与[星耀国]交涉中,切莫冲动行事。蛋卷带来的兵丁摸清艾比西家中方位,众人修整一盏茶的功夫,蛋卷看看天色,三日之期已到,出发!

  奔到昭陵县外十里,一大队人马急奔而来,扬起滚滚黄尘。当先一人喊道:“蛋将军留步!请听信都一言!”

  正主来了,也是,他自己动手拆的才痛快。

  一群人等奔到近前,信都喘了口气,笑道:“蛋将军,总算赶上你了。”

  蛋卷笑道:“信都将军来得迟了,却又正好,人多好办事,咱们这就走吧!”

  信都道:“误会!都是误会!蛋将军,你错怪艾比西将军了!”

  “啊?究竟怎么回事?”

  “原先我们与[星耀国]敌对,我奉命清理国中[星耀]势力,这房屋本就是艾比西将军的!我与艾比西将军虽为敌对,但交手之后互相敬重,此次两国友好邦交,是我特意将房屋还与艾比西将军的!”

  蛋卷脸刷地红了一片,好心办坏事了。

  “前几日陛下我有要事在身,陛下急召我回京,我才知出了此事。[星耀国]已卸去艾比西将军职务,一月之内闭门思过,他此次可真真是被冤枉了。”

  蛋卷心虚,道:“那他为何要烧了那房子?”

  “哪里是烧,拆了重建,一不小心走水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那……”蛋卷想说那确实冤枉了艾比西,能不能跟随心求个情不处置他了,一想这事自己还是不要插手了的好,免得节外生枝,自己就老老实实回去听候发落吧。

  信都拱手道:“蛋将军仗义相助,信都在此谢过!”

  回京路上,蛋卷反复琢磨这事,此事确是自己鲁莽,听凭隆光帝打骂,自找的。她又想,[星耀国]艾比西将军定向随心陈述了事实,随心为平息纷争仍旧处置了艾比西将军好给山河国一个交待,看来[星耀国]真打算和[山河国]摒弃前嫌了,随心此举震慑[星耀国]众人,以后会收敛多了。

  蛋卷豁然开朗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她心中畅快,从此[山河国]兄弟们再也不用为家小田地的琐事操心,可以痛痛快快征战天下。

  - 未完待续 -

  注:以上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返回顶部

以【战报】+自定义内容为标题,
发送邮件到 stzbnews@163.com投稿方式:

礼包领取 礼包激活

率土之滨公测大礼包

激活

1仅限ios用户激活,安卓用户进入游戏-设置界面领取。

2激活成功后,进入游戏即可获得物品,如已经在游戏内,请返回主界面则可获得。请注意,获得物品必须联网哦!

玩家ID可由主界面
->势力界面查看
玩家ID可由主界面->势力界面查看
请选择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