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全自由沙盘战略手游 游戏介绍

《率土之滨》是一款全自由实时沙盘战略手游。这个世界由225万格不同产出的土地构成,骑兵行军一周需要4天4夜。这个世界中,每一寸土地都可争夺,玩家们置身其间,发展内政,招募将领,结交盟友,从零开始打造势力范围。领土资源有限,争夺无处不在。利益决定战略,玩家们场上激烈对抗,场外合纵连横。是乱世永恒,还是天下一统?这是一场人与人创造的乱世风云史!

率土之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
网易率土之滨

官方微博扫描二维码关注:网易率土之滨

战报 你当前位置:率土之滨 > 新闻 > 战报

【战记小说】剑在手红颜巾帼,再回眸柔情似水

2017-04-11

  古有罗贯中挥笔写三国,今有S263区玩家@蛋卷,把酒话率土。《率土之滨》战记小说火爆开载,敬请关注。也希望能给各位的霸业征途带来帮助。

  特别说明:本连载内容已获得原帖作者授权,以下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13 宛县之战Ⅱ

  [山河国]紧急部署,太尉北府领中军指挥全局,左翼忽必军领兵,右翼太公领兵,其余人等听令行事。

  两军短兵相接,兵器碰撞声铮铮不停,血肉飞溅。左翼忽必军领兵疾速推进,在敌军左翼腹地交战,[星耀国]左翼有一神将一马当先,左突右刺毫不惧色。蛋卷认出正是约战长沙的尼古拉。

  蛋卷跃马上前,喝道:“尼将军,吃我一枪!”

  尼古拉回身相应,“噌”地一声挡住,道:“蛋将军,两军交战,恕我不能手下留情了。”

  “来吧!”

  却说蛋卷自败在尼古拉手下之后,自觉技不如人,越发勤加操练,这些日子以来精进不少。

  两人打斗片刻,尼古拉虽占了些上风,却无法胜出。忽闻一人道“我来也”,右边奔来一匹棕马,“当”、“当”、“当”三锤砸在尼古拉双锏上,那将军满面通红,眼大如铜铃,一对重锤在他手中像羽毛般轻盈,正是[山河国]人人皆知的大力王胸毛将军。他和尼古拉打得不可开交,蛋卷退开两步,重新杀入敌军当中。

  四处尸横遍野,血染长河,腥腐之气冲上云霄,这一仗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,从黎明时斗到日上中天。[星耀国]武将数和兵力几乎是[山河国]两倍之多,[山河国]奋勇杀敌,将[星耀国]挡在宛县东北面。

  忽然之间[星耀军]战鼓声隆隆,随心帝率领左右十二勇将亲自压阵。他一马当先有如神兵天将,[星耀军]气势大振,向[山河国]发起猛烈攻势,[山河国]甚觉吃力,渐渐不敌。

  北府挥刀砍倒围上前的两个敌军,凝眸望向众星拱月般保护着的随心帝,沉下一口气在丹田,竭力吼道:“山河众将,谁敢与我一起拿下随心首级!”

  “末将愿往!”

  “末将愿往!”

  “末将愿往!”

  ……

  “将士们,拿下随心首级者为此战首功!杀!!!”

  应声此起彼伏,[山河国]一众将士奋力突围,朝随心帝杀去。一名长须老将突在最前,长刀所至之处不留活口,他双腿一夹马腹,提刀冲向随心帝,口中喊道:“吾乃[山河国]姜太公,随心帝拿命来!”

  “吾乃[星耀国]浮生当歌,休得放肆!”

  两名勇将拼力搏杀,十步之内无人敢近前,电光火石,铿锵有声。

  又有一山河将领杀到,早有[星耀]勇将迎上,[星耀]勇将道:“我乃[星耀]国麦糕的,不斩无名之辈,来者何人!”

  “健健在此!”

  两人力战。

  “我乃[山河]音符!”

  “我乃[星耀]魔域!”

  “我乃[山河]即墨!”

  “我乃[星耀]王琳!”

  “我乃[山河]忽必军!”

  “我乃[星耀]大都督!”

  …………

  乱世之中英雄辈出,铁血儿郎百炼成钢!

  [山河]众将十余人突围杀来,[星耀]奋力迎战,随心立于当中面无惧色,将生死都交给一帮兄弟。[星耀国]人多势众,不断有武将朝随心处靠拢,渐呈包围之势。

  北府环顾四周,若再不走,只怕山河十几武将都被包了饺子。他振臂一挥,呼道:“不可恋战,走!”

  众人相互照应且战且退,[星耀]武将紧追不舍。随心亲自指挥战阵,千变万化神秘莫测,左右翼交相呼应,忽然重兵压向山河右翼,山河武将疲战一日,敌众我寡应接不暇,微露败势。

  [山河]右翼退至河口前方,太公抹了把脸上的血汗,道:“河口之后是各将士补给军营,若让敌军过河,我军危矣!”

  即墨道:“河口只一条通道可过,我们集中驻防,或可挡住敌军!”

  太公道:“也只能如此。”

  山河众将士将右翼河口挡在身后,随心压阵[星耀军],发起洪水般一波又一波强硬攻势,山河众将原地死守,尸骨堆积如山。左翼和中军立即支援右翼,万军丛中一名英武大将披荆斩棘所向披靡。只见他头戴紫金翎,身披大叶黄金甲,手拿飞凤连环戟,坐下奔云驹,乃山河第一猛将天骄是也!

  天骄领兵飞奔向右翼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当下折损敌军无数!

  从天亮打到天黑,又从天黑打到第二日天光微亮,[星耀国]中武将轮番进攻,[山河国]血战死守一个通宵,右翼疲惫不堪。

  “咻”地一支冷箭,缠斗中的太公避之不及,一箭穿胸。[星耀]武将猛冲向太公,欲置之死地。

  “太公!”正巧吾無武飞驰而来,不顾生死冲进敌军阵中,将太公护在身后拼命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“太公!”左翼调拨来支援的蛋卷也已赶到,“当”、“当”拨开两支冷箭,杀进敌军包围中。

  “太公!”

  “太公!”

  越来越多的敌军涌上,却有越来越多的山河将士闯进敌军阵中,要替太公杀开一条阳关大道。

  北府杀红了眼,回头见太公在马上晃了一晃就要摔下来,怒吼道:“即墨统领右翼,众将保护太公后撤!”

  北府的嗓子已经嘶哑干涩,低沉的吼声被无尽战火湮灭,一同湮灭的,还有汗,还有血,还有万千壮志未酬的英魂烈骨。

14 宛县之战 Ⅲ

  太公身受重伤,洛河河道大势已去,右翼退到洛河南岸,左翼仍旧死守。打斗一天一夜,两军都已疲惫不堪,[星耀国]攻下河道以后派重兵驻守,鸣金收兵。

  [山河]军中气势低落,一众将士围在太公帐外焦急等候,等了大半天,军医掀开幔帐出来,被众将围了个密不透风,七嘴八舌问个不停。

  即墨道:“大家不要吵,让军医一个人讲。”

  军医擦擦头上的汗,道:“太公将军身强力壮,经下官医治已无大碍,但伤势较重需要时间静养,诸位将军切莫大声吵嚷惊扰了太公将军。”

  众将松了口气,一同轻手轻脚地离开。

  不知[星耀国]何时又会继续进攻,片刻歇息时间弥足珍贵,整一日的厮斗使得暂时松懈下来的将士们疲惫不堪。即墨将众人分成三班,每班两个时辰轮流休息。

  蛋卷与几个将士排在一班,其中一人叫洛神醉侯。蛋卷原先早有耳闻,这洛神号称荆州第一帅,真美男子,此次排在一班里,蛋卷便留了个心,要看看那荆州第一帅到底有多帅。

  她打听到洛神巡防的方位,也往那方向一路巡防过去,不多时便见前方有个英俊挺拔的身姿。她更是好奇得紧,怎样一张脸才能称作荆州第一帅呢?

  又尾随一段距离,蛋卷心里挠得慌,想了个由头疾步跟上,道:“洛神将军,相逢不如偶遇,在这里遇见你太巧了。”

  巧什么巧,军营统共就这么大,都在巡防,遇见再正常不过。

  洛神回头,两撇剑眉飞入云鬓,一双清水目灿若星子,古铜色的皮肤散发出不羁的气息,轮廓清晰分明。额前鬓发随风微微摇动,正如蛋卷的心一样跟着心神荡漾。

  “你是……蛋将军?”洛神微微蹙眉,看得人好生心疼,蛋卷好想伸出手去化开那眉间忧愁。

  “我……”蛋卷憋得有点说不出话,毕竟是个这么好看的人站在面前,说什么话,多看两眼都是赚的!同样为人,怎么他就生得那么好看,英俊得惊天地泣鬼神。

  洛神叹了口气,道:“洛某不好男色,蛋将军看够了就走吧。”

  蛋卷一个激灵回神过来,笑得肚子抽筋,扶额道:“洛神将军,我虽然好男色,但对你并无非分之想,别怕。”

  洛神脸抽筋,道:“你好男色?”

  蛋卷笑得抽风,她不好男色难道好女色吗?但是这怎么解释?

  “是……我是好男色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洛神露出嫌弃的眼神跳开三米之外,蛋卷笑得简直要趴倒在地上。洛神不知想到什么,古铜色的皮肤上出现几不可见的两团红晕,薄怒道:“蛋将军,你若是开玩笑,也需有个度。”

  蛋卷强忍笑意,她可不想惹荆州第一帅,攀好交情以后想看就看,何乐而不为?

  “好好好,是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  洛神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,道:“蛋将军,你来寻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没事,偶遇而已,告辞!”

  “蛋将军,请留步!”

  蛋卷疑惑地住脚,回头见洛神神色凄凄,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千言万语诉不尽哀怨,而他又那么笔直地站在微风里,让人不敢轻视。

  “洛某…有一事相求。”

  “但说无妨。”

  “宛县乃是洛某安家之地,家中有妻妾仆从几十人等。今[星耀]已占据洛河河道,离洛某家近在咫尺!”

  蛋卷懂的,当初一笑和战无在竟陵交战,她也是这么放不下那些葱翠的葡萄架和憨厚的仆从们。她又想起了尼古拉,那个对着荆南望穿秋水的斯文汉子,他心里有多少牵挂就有多少自责。国与家孰轻孰重,谁能说得清?

  蛋卷微笑道:“去吧,安排好了早些回来,洛神将军巡防要务蛋某会一并完成。”

  洛神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,拱手:“洛某一定尽快回来,不让蛋将军为难。”

  他转眼消失,向心之所系的家园去了,蛋卷怔怔呆了片刻,浅浅笑了,人啊,都有牵挂。

 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,营中忽然一阵纷乱的马蹄声引起骚乱,蛋卷赶忙过去,拨开围了几层的兵丁,正见一伤兵从马背摔下来倒在血泊中,见她来了,眼睛鼓鼓地瞪着,颤巍巍地举起手中沾满鲜血的物事,牙关里蹦出一个字:“救…”

  手猛地落下,兵丁铜陵般的眼睛大大地瞪着,再无生息。物件滚到蛋卷脚边,是个带血的令牌,刻着“月”字。

  水月遇袭!

  蛋卷咬咬牙,吩咐道:“立刻禀报太尉,我先去营救!”

  飞身上马,一鞭子狠抽在马屁股上,马儿吃痛,蹶蹄子狂奔。奔到离河道不远,两队人马正在厮杀,一个粉衣服的女将勉力抵抗,衣裳上血迹点点,殷红如不屈的梅花。

  “水月!”

  蛋卷痛呼一声,冲上前替水月架开一刀,敌方见有援军赶来,虚应几招以后领兵撤退,蛋卷欲追,水月虚弱的声音道:“穷寇……莫……追……”

  蛋卷回身抱起水月,急急要送上马回营医治,水月摇摇头,道:“蛋将军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

  蛋卷闭眼仰头:“别说傻话,坚持住!”

  水月惨白的一张脸含笑点头,“哇”地吐出一大滩鲜血,气若游丝地道:“我好累…先睡一会儿…”

  蛋卷不答,抱着水月在马背上奔驰,她不敢松手,水月轻飘飘的,像没有重量,像随时会飞走,像不存在。可是她存在过,在四月春风里言笑晏晏,在练兵场的角落里静静擦拭珍爱的发簪,在巡防的空隙轻哼儿时学的动听的歌谣,在落满花叶的湖边梳洗一头柔亮的秀发。

  因为记忆不会抹去,她从不曾离开,即便斗转星移物是人非,水月将军还是那个水月将军,剑在手红颜巾帼,再回眸柔情似水。

  - 未完待续 -

  注:以上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返回顶部

以【战报】+自定义内容为标题,
发送邮件到 stzbnews@163.com投稿方式:

礼包领取 礼包激活

率土之滨公测大礼包

激活

1仅限ios用户激活,安卓用户进入游戏-设置界面领取。

2激活成功后,进入游戏即可获得物品,如已经在游戏内,请返回主界面则可获得。请注意,获得物品必须联网哦!

玩家ID可由主界面
->势力界面查看
玩家ID可由主界面->势力界面查看
请选择系统